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浙江苍南民生工程缘何惹民怨

2020-07-01

总书记曾在视察国土资源部时强调: 要增强公仆意识,设身处地为基层和群众着想,带着感情帮助基层解决实际困难,带着真情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 。

9月的温州依然闷热,从8月7日至今, 0多度的高温下,每天都有百余村民在 甬台温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苍南末站 (以下简称 苍南末站 )工地旁静坐,自发组织抗议施工。

据了解,苍南末站是 甬台温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 苍南支线的重要控制性工程之一。该工程被列为2016年浙江省重点建设项目,是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浙江省经济和社会发展 十三五 规划纲要开展建设的能源基础设施工程、环保工程、民生工程。

然而,如此利国利民的项目,却遭到项目所在地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章良村和岑浦村村民的集体反对。

村民在工地旁搭建的简易棚中静坐抗议

延期审理的涉嫌毁坏财物刑案

2018年9月4日,苍南县人民法院审理一起涉嫌毁坏财物罪的刑事案件。

根据苍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4月16日12时许,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有限公司派工程车到岑浦村苍南末站项目工地施工,被告人章某昆发现后,因不满被征用土地的处理政策,伙同章某勇和章某生(二人另案处理)以敲锣喊叫的方式纠集100余名章良村和岑浦村村民到工地现场。被告人章某昆等18人将工地的大门护栏、办公桌椅、围栏、三星显示器、海康威视录像机、红外络摄像机、施工标语广告布等财物毁坏。经鉴定,现场损坏物品价值共计11474元。

苍南县检察院认为,上述人员共同故意毁坏他人财物,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二百七十五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其刑事。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被告人多为老年人,最长者已7 岁,且均为苍南县龙港镇章良村或岑浦村人。涉案的苍南末站本是一项民生工程,缘何会引发村民反对,甚至演变出一场刑事案件呢?

土地征收迷雾

据了解,章良村和岑浦村原来是一个村子,后因行政区划调整被分成两个村,村民以章姓为主。

事情要从去年年底说起,据章某某等村民回忆,2017年12月17日,章良村村民承包的部分土地被彩钢瓦围了起来。 当时我们不知是怎么回事,上前询问才得知我们的土地竟然被征收了,说是要建苍南项目。从来都没有人通知我们要征收土地,也没人和我们谈补偿的事情,更别提补偿款了,因此,我们坚决不同意在此建这个项目。当时施工的人看我们态度坚决,就暂停了施工。 章某某说。

龙港镇政府与岑浦村委员会签订的《苍南末站政策处理补偿协议书》

而不久后,两村村民知晓了一份《苍南末站政策处理补偿协议书》。签订双方为龙港镇政府和岑浦村,内容为因建设苍南末站项目需要征收18.59亩土地,土地补偿款共计112万余元,打入岑浦村村集体账户。并未分发到承包土地的岑浦村村民手中。

被征用的18余亩土地中有7亩左右属章良村,自己的农保田被征收为建设用地,事先得不到通知,事后得不到补偿,我们肯定没法接受。该事件发生后,我们曾数次与龙港镇政府等部门协调解决土地征用问题,但均无结果。 章良村另一位村民说。

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前述公诉机关指控的刑事案件于2018年4月16日发生了。

为了了解苍南末站项目的土地征收情况,前往龙港镇政府进行采访。

龙港镇政府回应称,章良村和岑浦村原本是一个村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分为二,但耕地仍混在一起。从1998年起,两村土地进行了置换分离,耕地区域明确划分,被彩钢瓦围起来用做建设苍南末站的土地,隶属于岑浦村,因此补偿款只给了岑浦村。该项目地块的征用工作实际上已经完成,当时两个村都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均同意该地块的征用,并签署了一份协议,但这份协议只是一个概述性协议,就同意征用与否达成一致意见,并未涉及具体补偿问题,因此2017年12月底,又与岑浦村签订了一份新的补偿协议,对具体补偿标准、数额等问题进行了约定。

章良村民向出示土地承包证照片

对于这一说法,章良村村民却不认同。他们认为项目地块既包含岑浦村的土地又有章良村的土地,有土地承包证为证。此外,章良村村民否认曾在2015年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征地事宜,也并未签署过同意征地的协议。

龙港镇政府在采访时曾答应提供这份协议,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此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龙港镇政府称项目用地属岑浦村,但是章良村村集体却收到了一笔42万元的补偿款。对此,镇政府解释称由于章良村村民始终对占地一事不满,岑浦村为了发扬风格,主动分了一部分补偿款给章良村。

章良村村民则认为被占土地是谁的,土地承包证显示的一清二楚,而对于42万元补偿款,他们坚决不收,并以章良村村委会名义写了一封退款信。

为了搞清楚项目地块的征收过程是否合法,章良村村民曾于8月下旬分别向苍南县政府和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请求书面公开上述地块因苍南末站项目被征收为国有建设用地的征地批文、征地红线图、征收土地方案及公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及公告等信息。

2018年9月10日,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出具答复,表示章良村村民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属于公开范围,故无法提供相关信息,可向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咨询申请。

9月1 日,苍南县政府出具答复,表示因申请公开的信息涉及多个相关部门需要协调,将延期15个工作日作出答复。

项目涉嫌未批先建?

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发布苍南末站项目土地使用权公示

土地承包证还在我们自己手里,土地被征收了我们却毫不知情,苍南末站项目曾在2017年12月中旬、2018年4月中旬和2018年8月初共三次试图开工建设,然而苍南县国土资源局2018年5月 1日才发布关于该地块的《苍南国土资源局拟报批行政划拨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示》 章良村村民说。

那么,该项目的相关手续是否完备呢?

《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发证日期为2018年8月1日

对此,龙港镇政府答复称,苍南末站工程手续、流程完全符合规定,该项目《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颁发时间为2018年8月1日,能够取得施工许可证,就说明所有手续都是完备的。

而对于是否在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之前就已经动工建设,龙港镇政府予以否认,并表示首次进场施工是在2018年8月上旬,之前两次都是围栏土地和平整土地,为施工做准备,并不存在未批先建的问题。

对于这一说法,章良村村民坚持认为此前两次就是进场施工。

值得注意的是,龙港镇政府的说法与前述公诉机关指控中的相关内容亦相悖。前述指控中明确写明 2018年4月16日12时许,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有限公司派工程车到苍南县龙港镇岑浦村甬台温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即苍南末站项目)工地上施工 。

除了上述问题,村民还担心安全问题。 由于该项目距离最近的民房仅有一百米左右,距离两个村子都很近,一旦发生爆炸等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章良村村民说。

国家安监局已同意甬台温天然气输气管道的安全设施设计

而对此,龙港镇政府表示该项目按照相关规定设置的安全距离是 0米,政府将会继续做好相关知识的宣传普及工作,避免村民恐慌。

采访时,由于双方迟迟无法达成共识,项目地块周围每天都有上百名村民自发聚集,阻止项目施工。为了避免激化矛盾,龙港镇政府也主动暂停了施工,并向表示苍南县政府很重视此事件,县政府主要领导将与村民代表召开座谈会,力争妥善解决此事。

而就在发稿前夕,又传来最新消息,9月19日凌晨,章良村数名村民被抓捕,苍南末站重新开始施工。就此事向苍南县相关部门进行核实,得到答复称,相关村民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项目开工是进行的保护性施工。

我们希望此事件能够得到妥善解决,让苍南末站项目真正成为一项 民心 工程。

止汗剂能抑制狐臭吗
什么祛臭除味效果好
止汗剂效果怎么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