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股

男崽女崽永恒

2021-05-05

作者:酒心水晶

水莲婶已经生过三个女崽了,除了老大英秋,那两个都送人了。这不,又怀上了第四个,老天保佑,一定生个男崽,那样你妈才算完成任务啊。水莲婶没事儿常抚摸着肚子祷告,差不多也去送子观间那儿烧了香了,也在娘娘庙那儿拜了佛了,就是盼着生一个带把儿的。不仅是庙生村,就是周围的这几个村也全是这样。没有男孩子,就抬不起头来,不仅是媳妇儿抬不头,这一家人也难做人。在农村,男孩子就是劳动力,就是一家人的希望,就是传宗接代的使命啊。

“他爹啊,你说咱们这一个,也该是个男崽了吧!”水莲婶一边洗菜,一边喃喃的说。

“老天保佑,快生一个男崽,咱也扬眉吐气。”铁生吧哒吧哒旱烟,长出了一口气。

“要再是女崽怎么办?”

“不可能的,别想了,你想,人家都生男,为啥咱不能。不是隔壁武老六也是生了第五胎才落个男崽。”

“那也不一定啊,不行,咱也抱一个吧。我都四十好几的人啦。大夫说不能再怀孕了~”

“再说吧。”

这个大夫的确是说过的,水生婶,上次怀孕,就是头痛头晕,全身肿,差点没要了命,人家大夫还说,岁数大了,什么质量不好,孩子怕也不好。管它呢,生完这个再说。听大夫的干嘛,这不,这回也没肿啊,也没头痛啊。

很快到了临盆的日子,水莲婶正在地里浇菜,突然肚子疼开了,还没等她进家躺到炕上,那娃就露出了头。等到英秋喊来了爹爹,再喊来了稳婆,那孩子却也没下来。青紫着脸,似乎危在旦夕。而水莲婶,在炕上哼哼叽叽,面若白纸。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使劲啊,使劲!稳婆一手抓着孩子,一手向上推大人。也不知道这村子里的产婆会不会助产。终于,孩子慢慢的出来了。“看看男娃女娃。”铁生激动的喊。只见这孩子,面色青紫,后背一个大肉疙瘩,不仅是个女娃,还是个有毛病的女娃。他的心一下子凉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连力气也没有了。再看看水莲,还在炕上躺着,动也不动。却还在拿眼看着他,一看他的表情,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她躺在那儿,就觉得空飘飘的,全身好象动不了,只觉身子下面,哗哗的涌着。“快快,弄草木灰。”好象听见接生的王婆子,在那儿大声的叫喊。有什么东西堵了上去,她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NextPage]

次日凌晨,天还没亮。铁生就醒了,去看看那个女娃娃,断气了没,准备扔到地里埋掉。拿出那条化肥袋子,拿出压在孩子身上的棉花。天哪,她还在蠕动,脸色似乎还需有点红润了。小嘴唇抿呀抿,好象饿极了似的。有时侯呜咽一声,不象孩子哭,倒象猫叫。这可咋好,铁生在地上转来转去。女人还在炕上昏睡,昨天好歹把血给止住了。不行,别怪当爹的狠心啊,要上你没用啊。铁生叹叹气,抱着娃娃,黑洞洞的就出去了,还拿了一把铁锨。黑暗中似乎总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他匆匆的把小婴儿埋到土坑里,草草拍上了几铲土,好象地南头,有悉悉索索的动静,吓得他噌噌几步就跑了。

“哇哇,哇哇。”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难不成那孩子又活了不成,铁生急忙往回走。却看见路边放着一个包好的小被子,是个挺漂亮的孩子,打开来,看看,咦,还是个男孩呢!这倒稀奇,天下掉下个大胖小子。他一把抱起孩子就跑了,好象怕别人抢走似的。谁家还扔男崽呢!真是造孽啊!

怕孩子有毛病,又请了王婆子看看,王婆子看看笑笑,“铁生子,你还挺命好呢!这孩子什么毛病没有,这个是老刘家,二傻根媳妇儿生的私娃。人家嫌丢人扔了。”是吗,铁生咧开嘴也笑了,“那好啊那好啊。”急忙从柜子里,拿出来二百块钱,“王大娘啊,这事你给保个秘。她娘多亏了你了,要不命都没了。就说这娃是我们自己生的啊。这事你可得给我保秘啊。”

含金的细砂就会吸附在毯子上。金砂经过清洗、筛选、加工 “没说的,没说的。”王婆子拍拍屁股,拿起钱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儿。走出了王铁生的家门。

铁生把孩子包了又包,轻轻放在熟睡的女人身边。

天快亮了。

(实习:李明达)

济南治疗白癜风
长沙妇科习惯性流产
昆明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