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超级动物园第三百五十四章可攻可受的胖宝美食

2021-01-09

超级动物园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攻可受的胖宝

进屋之后,渔老板给苏铭他们倒了茶叶水,然后就开始大诉苦水,吹嘘河鲀鱼的价值。

苏铭笑而不语,一边喝茶,一边听渔老板扯了一大堆不不相干的,等渔老板说的差不多了,才放下水杯,开口道:“大叔,也不扯其他的了,一斤我给你六十。”

“什么,六十块一斤!”渔老板差点跳起来,“不行不行,你胡扯呢!这个价钱我不能卖!”

“那就算了。”苏铭站起来又准备要走。

渔老板立刻郁闷了,拦在门口,抱怨说:“你这年轻人,咋次次都这样,两句话不说就要走,一点诚意都没有嘛。”

他朝门口这么一站,苏铭还没觉得什么,苏猛立刻不干了,豁得一下跨出一步,挡在苏铭身前,跟个巨人似得,居高临下的瞪着渔老板。

渔老板还以为苏猛要揍他,吓了一跳,他这个头实在经不起苏猛这样两三拳。

苏铭赶紧拉了拉苏猛,人家也没什么恶意。

“有话好说嘛。”渔老板道。

“大叔,那我们就说说,不是我没诚意吧。”苏铭笑着说,“市场上的河鲀,也就三四十一斤,当然,你这是活的,所以我给你六十,这不算亏了你。”

河鲀浑身都是宝这不假,但由于提取技术、养殖规模小等缘故,一般只取用河鲀肉,其他部位都浪费了,除非大批量养殖。

可问题是,由于政策原因,很少有大批量养殖河鲀的。

渔老板被当面戳穿,也不紧张,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那你去市面上看看,能不能买到上千斤的河鲀?!小伙子,阳川市的超市里,都没卖河鲀的吧,就算你去大饭店,都不一定能点到河鲀。这是个稀罕物啊。”

老板说的一点都不假,不要说阳川市的超市,走遍全国的超市,只要是合法的。就没哪家敢明目张胆的卖河鲀。至于饭店,卖河鲀的也很罕见。

一条烧好的河鲀,少则数百,多则数千块,味道好。利润大,超市和绝大多数饭店里却买不到,以至于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河鲀是一种罕见的高档鱼。

其实,河鲀的产量还是很丰富的。

“大叔,你又在欺负我年轻不懂事了吧。”苏铭呵呵一笑:“为什么买不到,还用我说嘛?”

“那你说为什么!”渔老板还不死心,嘴硬问。

“大叔,非要我说白了,食品安全法知道吗?你现在在从事非法活动!”

苏铭没好气的一瞪眼。指着外面的水箱,说:“河鲀是有毒的,国家允许养,但是不允许出售!除非有特殊的专营资格证,大叔,你有这个证件吗?”

正是因为国家不允许出售河鲀,所以养殖户就很少,渔民打捞起河鲀之后,大多也都放了,以至于河鲀在市面上极为稀少。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保护了河鲀,如果可以出售,按照华夏人的大胃口,用不了几年。就得把河鲀也吃绝种了。

“嘿嘿,你这……你这话听谁说的……”都被揭穿了,渔老板还不肯承认,兀自狡辩说:“要是国家不给卖,我哪敢收一千多斤河鲀,再说了。你去大城市看看,很多大饭店,还是有卖的嘛。”

江南某些城市,有吃河鲀的传统,当地政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河鲀在市场上还是有流通的,只不过量很少。而且做河鲀有严格的讲究,比如河鲀做好后,先由厨师试吃一次,等10分钟后送菜员再试吃一次,20分钟后还没问题才能给客人端上餐桌。

像首都、上海这类大城市,某些有背景的饭店的确有河鲀出售,但理论上来说,基本都是不合法的。想要合法的经营河鲀,必须取得特种经营证件。

南宫煌不干了,手插在手袋里,吊儿郎当的说:“老板你骗谁呢?我姐夫是专家,他说的话,还能有错?当我们三岁小孩啊。”

“这位兄弟,你不能一句专家,就跑来压我价钱吧,我们也是风里来雨里去,赚点辛苦钱嘛。你不买也就算了,还说我违法,这不是砸我生意嘛,这可不行啊!”渔老板不满的说。

苏铭笑笑,从口袋里,掏出动物园的工作证件对渔老板一亮。

渔老板接过证件只看了一眼,态度立刻就变了,赔笑说:“吆吆吆,原来真是专家啊。你早说嘛,早说不就没这一出了,价钱好说,都好说。”

这张证件,并不是以权压人,动物园园长权力再大,也管不到一个不相干的渔民头上。但却证明了,苏铭刚才说的,绝不是道听途说,一个动物园园长,对于动物相关的法律,绝对是熟悉得不能再熟。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后苏铭也没有太过抠门,多少做了点让步,以65块钱一斤成交,但是必须保证,都是活体。

“苏园长这点你放心,我肯定不能自己砸自己牌子啊!”

买卖做成,让渔老板把这些河鲀送到华亭水库,交代了一番送货提款的细节,苏铭也不着急走,就和渔老板聊了几句。

渔老板姓顾,祖祖辈辈都在华阴县打渔,这些年渔越来越少,老顾心思活泛,就打起了河鲀的主意。由于国家禁卖,所以市面上少,一般人不知道行情,相反,从其他渔民手里收购价钱却非常便宜。

老顾每年都会专门打河鲀鱼,并且收购华阴县其他渔民捕捞到的河鲀,算是华阴县的河鲀大户,有时候会遇到饭店来少量收购,剩下的只要能卖出去一小部分,老顾就算是赚了。

按照往年的情况,这一千多斤河鲀,老顾最后也就只能卖出去六七百斤而已,除掉成本,赚个三四万块钱而已。剩下的河鲀,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光。

“嗨,想想真可惜,好端端的鱼,就这么糟蹋了。”老顾苦笑说。

“老顾啊,这样,你以后收河鲀,也别公开卖了。这毕竟是违法的。”苏铭想了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同样预测全部送到我那里,我都按照今天的价钱收。”

“那太好了!苏园长,我以后就专门做你生意了!”老顾喜出望外。

老顾有市侩的一面,反过来,同样有淳朴的一面,而且市侩,往往意味着能干。苏铭笑道:“不光是河鲀,你在华阴县是老渔民了,人头熟,面子广,……”

“嘿嘿嘿,不敢当不敢当。”老顾带着三分谦虚,七分自豪的笑着连连摆手:“也就是认识的人多点,乡亲们还算给我面子。”

“就是这个意思,以后你在华阴县帮我盯着点,如果捕到稀罕的鱼类,比方上百斤的大鱼啊,鲥鱼、刀鱼这样的拍摄这组照片就是造梦:如果我们当初没有离开家乡珍贵鱼类,或者发现了什么珍稀动物的踪迹,你第一时间通知我,当场买下来都行,我来付钱,亏不了你的。”苏铭道。

“这没问题,上百斤的大鱼,这几年虽说不多,可还是能抓到的。不过鲥鱼、刀鱼……”老顾摇头苦笑,两只手比划了一下:“五百米的,在江里拖一个礼拜,能抓到一条刀鱼,那都是老天爷保佑,至于鲥鱼,嘿嘿,早就绝种喽。”

长江三鲜,鲥鱼、刀鱼、河鲀,河鲀数量最多,而鲥鱼刀鱼已经几乎灭绝,那才是真正的有价无市。

苏铭当然清楚,点点头,站起来朝外走:“我知道,有枣没枣打三竿子,反正你帮我盯着点,有最好,没有也没关系。”

“好咧,您放心!”老顾从后面跟上来,问:“要不我带着您再县里转转,县里几个卖鱼的大户我都熟,我带您去,看在我面子上,您卖鱼绝对不会吃亏。”

“再说吧,我得到华阴宾馆去一趟,有个会。”苏铭道。

“那好,我就不送了。”老顾又一拍脑门:“哦,后天上午,我船下水,您要不要跟着一块去玩玩,到时候现捕几条大头鱼上来炖汤,在江上一边看景,一边吃鱼头汤,绝对香!”

“好咧,到时候我来找你!”苏铭点点头。

离开老顾家,顺着县城唯一一家主干道,走到头就到了‘交流会’的主办地点,华阴县宾馆。

仅仅听名字,会让人以为这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县城招待所,可看到宾馆之后,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十二层的宾馆大楼像是一个镇江的巨人一般,矗立在江边,和半公里开外的县城府大楼遥遥相对,成为华阴县两大标志性建筑物。

宾馆门口停了一流排的好车,其中不少可以称得上是豪车。走进宾馆大门的一瞬间,就感觉从一个落后贫穷的小县,一下穿越到了现代化大城市。

之前罗莎那小妞话没说清楚,华阴县的开渔仪式,是任何人都可以来的,只有在华阴县宾馆举行的‘交流会’,需要邀请函。在总台向服务员出示邀请函之后,苏铭一行人,在一个服务员引导下,来到了七楼的一件大型宴会厅。

宴会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宴会厅最中间空出来一大块,摆着一排大型的案板,崭新的高档厨具,几个带着厨师帽的人,在边上忙活着什么。

宴会厅里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厨师打扮。

“哇!名厨盛宴啊!”南宫煌一下子激动起来,拽着苏铭袖子说:“姐夫姐夫我听说过,每年开渔,都会有一批来自各地的名厨出场,展示才艺,今天咱们可算有眼福和口福了,一般人再有钱,也不可能把这么多名厨聚在一起。”

“那正好,你学着点。”

苏铭笑笑,刚进门,就听到边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吆,这不是苏总嘛,幸会幸会!”(未完待续。)

银川治男科医院哪好
什么是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
郑州卵巢炎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