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p]人间花有期

2020-07-01

人间花有期,天上花不谢。

天庭百花殿,终年温暖如春,花香馥郁。殿中央,牡丹风姿摇曳,待饲花师陆朗近前照料,牡丹开言:“我欲往人间,望得你相助。”言辞诚恳,不忍相拂。陆朗道:“既入人间,便沦为凡世之花,须受风吹雨打之苦,冰刀霜剑之摧,永无返回天庭之日。若百年后,悔之如何?”牡丹笑曰:“一旦决定,绝不悔。”铿锵字句,语气坚定,陆朗点头允之,约期助牡丹落凡。陆朗也不再归天庭,二人便于人间分别。牡丹七分元神生根长安御苑泥土,与人世花间精灵为伍,三分元神幻化女身飘零帝都,寻故人——靖清。陆朗游走世间,栖身山水之间,看人间万物变化之景象,感凡世情愫之消涨,全然不想天上之事。

唐上元元年冬,御苑暗香浮动,然天后觉惟百花齐放,才是祥瑞之象,方显出她不世之功德。召民间天师入宫,向百花施法,强迫众花精寒冬盛放。而这一夜牡丹出宫寻得故人,漫聊到天亮,一夜未归。那天师资历尚浅,无法控制牡丹七分元神,百花争艳之时,惟牡丹一株不开,寒风弹枝,十分突兀。天后怒极,令天师焚毁牡丹,以儆效尤,她的夺位之心已昭然天下。天师贪图牡丹元神,私自挪御苑牡丹于洛地,而未加焚毁。终为天后所知,诛其九族,纵火烧毁花圃,牡丹真身被烧,幸得及时归位护其命脉,虽渡过此劫,还是元气大伤,靖清知其原委,迁居洛地,悉心照料。经此一劫,牡丹便不能随时幻化人形,只得花期时,与靖清相聚数日。久之,牡丹逐渐恢复,花期渐长,陪伴也越久。

北宋崇宁元年,花石纲始。之后数年,东南江浙之地百姓深受其害,然花石纲愈演愈烈,几乎蔓延整个南方地区。扬州亦是如此。陆朗游历了百年,也开始安定下来。身居扬州也数十年,依旧饲花弄草。朝廷为搜奇花异石,早已经把扬州搅得天翻地覆。扬州已经贡献了扬州名花芍药,博得圣上欢心,才安生了一两年,但很快卷土重来,又开始了大面积的搜寻。知府不知从哪里得知,陆朗在花草方面是个中高手,便亲自来求,以渡过这个难关。然名花芍药珠玉在前,岂是是凡品可以了事?陆朗应下,打算去求牡丹,毕竟当年二人曾是战友,一起逃离天庭的交情。却得到牡丹信笺:花石纲大兴,全国各地的花草木石,大都入了汴京御苑。牡丹名品作为洛阳的贡品,早已笼络到了帝都。若是寻奇花异草,恐怕要去天庭了。吾之好姐妹琼琼,心思单纯善良,或可助你。若得她下凡相助,望护其安好。他日培育成功,望送她回天庭,别被天庭发现,她还可以继续为花神。切记切记。——牡丹书。

再回天庭,百花殿依然花香氤氲。陆朗闪身进入琼花神阁,琼琼正伏在案前喝百花酿,微醺至眼神迷离,还是被进来的陆朗惊了一下。陆朗走过去,坐在旁边,把牡丹的事全部告诉她,问她是否愿意跟他去凡间帮忙,顺便可以去看牡丹,牡丹很想她。琼琼瞪着眼睛看他,眼神全是:原来你和牡丹姐姐不是一对,你是为别人做嫁裳。惋惜而同情,让陆朗哭笑不得。最后还是同意了,醉着同意的,还警告他:“如果见不到牡丹姐姐,要你好看。”陆朗觉得自己应该等她酒醒再问一遍,但考虑到时间紧迫,就直接带琼花神下界去了。

在扬州,琼琼都是和陆朗在一起,培育琼花,让它植根尘土,迅速成长。琼琼打算先去看牡丹,不过陆朗希望她能以育花为先,毕竟事关重大。琼琼看到陆朗如此认真,她从来没见过陆朗如此。在天庭时,陆朗时常沉默寡言,工作不过是侍弄花草,也只有那时,他才会飞动灵活手指,一派认真的样子,其余时间,就如同木偶,面无表情,或者是神游物外。在牡丹和陆朗离开后不久,琼琼就在想:即使不是和牡丹一起,陆朗也会离开百花殿,离开天庭。或者他本来就不是和牡丹一起离开的,尽管她们同时消失。琼琼之所以答应下来帮他,除了想见牡丹,还有一个原因,她想看看她们逃离天庭下凡,究竟是为什么,她觉得也许只有她真正到达下界才会明白。后来她知道牡丹是为了爱情,她不懂,她还问过陆朗:“陆朗,什么是爱情?为什么一个人会爱上另一个人?”陆朗没回答出来,也许他也不知道吧。那么陆朗呢?他又是为了什么?他没有爱情羁绊,也在尘世停留这么久。

扬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文人墨客颇多,佳人亦是无数。陆朗带琼琼乘船游湖,碧水万顷,丝竹管弦之声从远处不断传来,佳人才子也不断出现眼前。琼琼对这一切还很新奇,十分兴奋。回头问陆朗会不会吹箫,陆朗就拿出竹箫,走到船头开始吹奏,曲调轻快。琼琼身着碧色衣裙,和陆朗并肩而立,她侧头看着,觉得人间真是十分美好呢。

一个月后,陆朗和琼琼一起把琼花交给朝廷,岂料京中特派官员竟提出让琼琼随琼花一起入京。琼琼与牡丹不同,并不是国色天香,她明媚皓齿,眼神清澈,一派天真烂漫模样。陆朗立即拒绝,他知道这群人喜欢媚上,没想到竟至如此。献花可以,但是不能献人。可是并没有用,特派官吏非要琼琼去,琼琼也说自己没事,陆朗知道琼琼会法术,但是她不懂人心叵测,怕她单纯善良,受人算计吃了亏,只得和她一起启程北上。何况牡丹也在北方,只和琼琼说是要和她一起看看牡丹,毕竟也最快有望在2017年开通。数十年没见了。

汴京十分热闹,长街两旁,店铺林立,人来人往,尽是繁华景象。琼琼和陆朗游玩数日,停留过久,陆朗便登门去问特派官员,却没见到人,陆朗想:毕竟琼花已经移到御苑,他们也逗留有一些日子,是非之地还是早些离开为好。而那官员只打发人说再等几日,让陆朗更心烦。回去客栈,等了许久还不见琼琼回来,他出去找人,到了半夜还没找到,心里开始不安。回到客栈,琼琼还是没有回来,正准备再去找。一开门就看到琼琼站在门口,双眼通红,衣服沾着树叶和泥土,琼琼扑到他怀里,哭出声来。声音颤抖而委屈恼怒,一直骂:“混蛋皇帝,我给他育花,他还想欺侮我!琼花不能便宜这个混蛋,我宁愿琼花弄死。”陆朗觉得心疼琼琼,她真是受委屈了,更何况他还答应牡丹护其安好,只能说对不起。琼琼哭了一阵,陆朗拿手帕给她擦脸,琼琼声音有些哑:“我们明天就走,好不好?我们去洛阳看牡丹姐姐,我好想她。”看到她眼圈泛红,陆朗立即答应了下来。

次日抵达洛阳,在这里,琼琼见到了牡丹,还有靖清,一个国色天香,一个清秀挺拔。逗留相对于她在家门口店里买的海参数日,琼琼问了许多事情,牡丹都一一告诉了琼琼。原来牡丹和靖清同为山中精灵,牡丹通灵性之前,靖清已经修行许久,早已可以登仙位,但是他不喜欢天庭的规矩教条,觉得天上不比在山中自由,便不把成仙这件事放在心上。牡丹天资聪慧,心高气傲,修行数百年之后,就选择了成仙,她还希望靖清可以一起上天庭。毕竟自牡丹幻化成精之后,两人便经常在一起,数百年陪伴,感情深厚。两人意见相左时,牡丹一怒之下,不再理会靖清,就自己飞升了。后来才知道,果真如靖清所料,天庭看似华丽美妙,实则束缚重重,根本不适合不喜拘束的牡丹,牡丹这才起了下凡之念。在凡间,刚找到靖清没多久,牡丹就被大火伤害了元神,元气大伤之后,还是靖清花费了多年修为帮助牡丹,牡丹才渐渐得到复原。除了琼琼,他们都知道,这是天庭的惩罚,是因果相承,因为每一份选择背后都是有相应代价的。

再次回到扬州,泛舟湖上,琼琼想再听一次竹箫,陆朗抽出竹笛吹奏,琼琼坐在后面听着这《紫竹调》,忽然觉得留下也不错。一曲完毕,陆朗回首,看到琼琼已经出神,问她:“想什么呢?”她回神,笑笑,对陆朗说:“牡丹姐姐是因为爱情,才离开天庭,如今每年只能相守数月,虽然并不圆满,她也算是得偿所愿了。那么,你呢,为什么到下界来?可得所求?求的又是什么呢?”陆朗看向少女眼睛,不知情愫藏在其中,转身望着连绵起伏的群山,才开口说:“在天庭,时间太长,长到没有尽头,每天都是在不停重复前一天,而我不想这样,陷在一片空茫里。来人间,只想看看这片土地上的人,虽然生命短暂,之于你我,不过一瞬,还被尘世俗务缠身,却依然能找到快乐。也许我也能找到我活着的意义。”琼琼似懂非懂,也没有再问。

陆朗送琼琼回到琼花神阁,琼琼要他拿竹箫换百花酿,陆朗并不喜欢喝酒,看到琼琼盯着竹箫的模样,就没办法拒绝。回到扬州,不日传来消息:御苑琼花枯萎殆尽。陆朗只说是维扬之花,不活别处,是水土问题,非人力所能及。而此时朝廷已是内忧外患,便没再追究。陆朗却连夜赶赴京城,潜入御苑,挖走了残存的琼花之根。精心照顾,第二年竟然又焕发生机,三四年下来,已是枝繁叶茂,定期开花。第五年,琼琼又来了扬州,藏在琼花枝间,吹着碧绿竹箫,陆朗从外面回来,就听到《紫竹调》悠悠传来。陆朗推开门,没看到琼琼身影,走到声音源头——琼花树下,琼花簌簌飘落,迷乱了人眼,箫声停止,却有清脆笑声响起。琼琼从花间跳出来,手持竹箫,问:“我吹得怎么样?我可是练了好久呢!”陆朗眉角眼梢都是笑意与赞许。而当他知道琼琼把真身寄在这棵琼花树上,再也不打算回去时,陆朗皱着眉头,劝她不要任性,琼琼看他不高兴,就硬着头皮说:“不要,我不回去了。要像你和牡丹一样,长久地留在人间。”如此执拗的语气,陆朗只好作罢,打算先带她游玩一番,再送她回天上去,只希望别被发现才好。可是,游玩了一个多月,看遍江南美景: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时光匆匆而过,琼琼还没有回去的意思,陆朗才意识到琼琼不是一时兴起。然而陆朗还来不及做什么,金兵已经开始大举入侵扬州,蹂躏平民百姓,夺走金银珠宝,书画文玩,竟然连花草树木也不放过。寄托琼琼元神的琼花树也遭遇毒手。金人法师看出花中端倪,一心夺取琼花元神,陆朗拼死护住琼琼,受了重伤,让琼琼不要管他,带着真身回到天上,那样的话,那个金人法师就不能拿她怎么样了。琼琼哭得不能自已,却不肯走,宁愿法师同归于尽。琼琼看起来单纯开朗,决绝起来倒和牡丹有相似之处,不然当年也不会把御苑的琼花摧毁殆尽。陆朗拦不住她,也不能看着她这么寻死,只能用尽全部力量去对付那法师,合琼琼和陆朗之力,终于打败了金人法师,琼琼还来不及高兴,陆朗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等牡丹和靖清赶到时,已是满地狼藉,鲜血上浮着落花,琼琼双眼空洞,坐在琼花树下。

琼琼反应过来时,陆朗早已魂飞魄散,她茫然而不知所措,一直说着:“对不起,都是我害的,我不该不听话,不该赖在这里,不然陆朗也不会死,都是我的错。”牡丹安慰她一番,准备带她离开这里,去洛阳,她却不肯,非要回到天庭。然而牡丹和靖清都知道,回不去了,天庭不会让琼琼回去了。琼琼知道后,大哭起来,她连陆朗最后的愿望都做不到了。琼琼说什么也不肯和他们走,牡丹和靖清不放心她独自一人待在扬州,可又无法劝她离开,只能嘱咐她:“要年年来信,好好照顾自己,你知道,陆朗也希望你好好的。”牡丹和靖清走后,琼琼站在树下,一夜清笛,满城花落。

至此琼琼独居扬州,日日年年不曾离开。维扬一枝花,四海无同类,然花信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

共 42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叙述了花仙和园丁陆朗降临人间的传奇故事。牡丹来到人间是为了爱情,陆朗只是不想空洞地日复一日生活在天庭,他留恋人间的快乐。然而,世事难料,官府横行无道,为渡难关,陆朗请琼琼下凡,琼琼清纯不识人间险恶,与陆朗相处日久,顿生暗恋,不愿回到孤寂的天庭。不管陆朗怎样规劝,琼琼就是坚持己见。金国法师看破玄机,为救琼琼,陆朗魂飞魄散。琼琼独守扬州。小说语言优美,情感动人,故事凄美,人物传神。欣赏学习,推荐赏阅!【:老土】

1楼文友: 12:42: 2 问好老师,欢迎投稿系统短篇小说栏目,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楼文友: 12:44: 6 期待友友早日成为系统短篇小说【专栏作家】,期待更多精彩!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女士去狐臭哪个牌子好
宣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马鞍山治疗白斑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