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超维术士第节契合美食

2021-01-09

超维术士 第912节 契合

在梦之旷野的发展期,他其实也很担心梦之旷野暴露在外,而“守门人”的出现,对安格尔而言,无疑是一个惊喜。

“守门人”也如“梦境之门”那般,其实有很多细节可以去开发。

譬如,他可以设定,只有通过带有自己能量波动的魇幻启梦术才能进入。其他任何方法,除了破坏梦之旷野的界壁,否则都无法进入其中。

除此之外,他也可以设定各种限制:女人可进,男人不可进;死魂可进,活人不可进……

不过也有东西,安格尔无法对其设限。

——通过梦海螺拉进来的物品。

所有梦海螺拉进来的物品,全部都绕过了守门人的限制。通过守门人的权能,安格尔可以感知到梦海螺拉进来的物品,也可以设定它们的落点,但无法阻拦与限制它们的进入。

从这其实也可以看出,神秘之物的独特之处,甚至可以绕过梦之旷野的本源法则。

哪怕这种法则其实是虚假的。

得到守门人权能后,安格尔开始设定起第一条限制:使用带有自己能量波动的魇幻启梦术才能进入梦之旷野。

也就是说,如今除了安格尔自己使用魇幻启梦术外,就只有弗洛德那边的登录器,能带人进入。

目前来说,这一条限制就足够了。

当安格尔准备收起权能,离开梦之旷野的时候,他又发现了守门人权能的一个特殊之处。

他感觉到远方似乎有什么波动,在与他的守门人权能进行交相呼应。

他仔细的感知了一下,在他的思维空间里出现了梦之旷野的虚拟图,而那波动在遥远的西北方,随着他的感知,虚拟图开始放大放大……最终化为了一个实时沙盘。

沙盘位置——初心城。

在初心城的一排排建筑之中,安格尔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这个光点忽明忽灭,似有一根无形的导管,穿越时空的壁障,隐隐的连接着安格尔体内的守门人权能。

“这是……”安格尔愣了一下,立刻从守门人的信息洪流里寻找到了一个答案。

——有人契合了守门人的权能波动。

这种契合权能波动,有些类似安格尔在现实中领悟重力脉络一样。不过,现实中的各种法则脉络,是真实且强大的。而梦之旷野的权能,则是虚幻与不真实的。

“有人也获得了守门人的权能?”安格尔疑惑着,很快他便摇摇头:“不对,他没有获得守门人权能,只是契合了守门人权能的波动,能不能获得权能,还需要自己的同意。”

那连接着守门人权能的“无形的导管”,其实可以理解成,对方契合守门人权能波动后的天赋。

安格尔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将守门人的权能投影,透过“无形的导管”,发放给对方。

这种靠他发放的权能,拥有怎样的功效,全看安格尔开放多少权能给对方。

“没想到这种虚幻的权能,都能和现实中的法则脉络一样,被人所契合?”安格尔思索了片刻,慢慢的回过神来,其实对于他来说,梦之旷野的权能是虚幻的,因为他知道现实世界的规则,但对于挂靠在梦界的夹层空间而言,这些权能其实就是真实的。

诸如每个人做明梦的时候,其实也等于掌握了大量的梦中权能。在明梦中,自己可以化为创世神,也可以化为坐拥各色美人的浪子,这些都是权能的体现。

如今梦之旷野也一样。

只不过对于现实中的人而言,他是虚幻法则。但对于一些梦界居民来说,这就是真实的规则。

安格尔想通以后,也要面对一个抉择了。

要不要将守门人的权能,发放给这个幸运的家伙?

安格尔没有立刻决定,他打算去看看,这个光点究竟对应的人是谁?

退出了梦之旷野,回到现实中后,安格尔感觉身体一阵虚弱,大脑也开始发昏。可见先前融合权能,也对现实中造成了影响。

不过,这种昏厥很快就消失了,安格尔咂摸了一下嘴唇,发现嘴边有淡淡的苦味。

回头一看,却见托比正乖乖的蹲在一个补充营养的药剂瓶面前,而药剂瓶已经空空如也。

“还好,这次出来带了你,要不然我估计又要晕在荒郊野外了。”安格尔伸出有些虚弱的手,将托比捧在手心,磨蹭了一下。

在托比抗议自己的羽毛都皱了时,才放开它。

“再等我一下,我去初心城看看,我们就回庄园……”安格尔对托比说道,不过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安格尔突然顿了一下:“对了,要不我带你去初心城看看?我最敬爱的一个亲人在里面,我介绍你给他认识!”

托比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初心城是什么,后来听安格尔解释,是上次它去的梦之旷野后,立刻没了兴趣。

上回托比进入梦之旷野,里面都空空荡荡的,的确没有什么意大众点评的移动应用诞生。据透露思。

安格尔准备给他解释一下初心城的具体情况,不过托比“叽咕”着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它如果进入梦之旷野,就无人守护安格尔的身体了。

安格尔想想也对,虽然他布置了幻境,但谁知道会不会又引来超凡者。

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还是同意了托比的说辞,单独进入了初心城。

至于介绍托比与乔恩认识,现在倒也不急。

重回了梦之旷野后,安格尔将落点选在了初心城。一到初心城,与守门人权能相关联的那个光点,却是更加闪烁了。

安格尔没有特意去找他,而是通过周围弥漫的魇界气息,开启了“上帝视角”,去感知那个光点所对应的人物。

很快,安格尔便在一座石头堆砌的小院落里,看到了一位正在往脸上涂抹着脂粉的女人。

这是一个眉眼中带着风尘味的女子,长相极美,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眼角已经开始生出细纹。穿着打扮,也十分的华美,是一件金色绣暗红玫瑰与墨绿枝蔓的蓬蓬裙,这种衣物应该不是在初心城织就的,估计是从女子现实中带进来的。

弗洛德带进梦之旷野的人,都是在现实中病入膏肓,或者濒临垂死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女子在死之前,都十分在意自己的打扮,甚至是盛装赴死。

这个女子安格尔并不认识,所以他只能从外观上来判断,这应该是个饱经历练的人。至于她的性格如何,安格尔并不清楚。

他思忖了片刻,心中已有决断。

安格尔没有打算赋予此人守门人的权能,因为没必要。

守门人的权能,算是最核心的权能之一,哪怕他可以发放削弱版的,也依旧对梦之旷野影响很大,他倒是不介意分享给弗洛德或者乔恩,但其他人的话,还是算了吧。

既然做出决定,安格尔便收回了目光,打算看看乔恩这几天适应的如何了。

他好几天没有去找乔恩,也是希望乔恩能适应一下初心城的生活步调。

不过未等他去寻找乔恩,便听到周围的人,发出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似乎全都围绕着一个重点:之前所有人都感知到了,从城外的方向袭来了一阵阵的古怪波动,那种波动让他们莫名的安心,但同时也让他们感觉到了世界的宏大与自身的渺小。

安格尔听到他们的谈话后,愣了一下。

“原来之前那女子莫名其妙契合守门人权能,是因为我在融合权能的时候,整个梦之旷野都会产生相应的波动。”安格尔立刻反应过来。

他想了想,来到苍穹塔找到了弗洛德,询问起他的感受。

弗洛德一见安格尔,脸上立刻出现喜色,未等安格尔开口询问,便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太好了,大人终于进来了……之前初心城所有人都感知到了一种奇异的波动,我感觉有点类似法则波动,难道是大人在融合权能?”

果然,弗据传是在1948年被一艘无人独木舟载来的。在东沙群岛服役的台湾军人洛德的话再一次证明了安格尔的猜测。

他点点头,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出来,包括守门人权能的效果,以及后来他发现有人契合了守门人权能波动。

对于守门人的权能,弗洛德得知后,和安格尔一样是惊喜万分的。一旦有了守门人权能,梦之旷野中生活的居民,基本防御也可以得到保障。

对于之后那个契合权能波动的女子,弗洛德听后却有点意外:“大人说的那女子,我还有印象。是中央帝国附近的一个小国中的贵族夫人,说起来此人原本只是子爵夫人,但其交际手段极其高明,在其丈夫死去后,凭借交际手段居然混到了中央帝国的上流社会,是著名的交际花……不过,成也交际,败也交际,后来她勾搭的一个青年贵族,恰好是银鹭皇室一位公主的心上人,于是皇室公主一怒,令人将一杯剧毒之物赐给了她。”

“我路过其府邸的时候,她把自己打扮的极为光鲜,然后喝下了剧毒。在毒发生亡前,我将她带到了这里。”

当弗洛德说完这些话后,顿了顿:“其实这个女子,也是我物色的几个代管城主之一。”

双鸭山牛皮癣哪家好
西安妇科哪好
两岁孩子拉肚子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