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债券

代表怀念张森水先生

2020-09-17

怀念张森水先生

2007年11月27日中午,在河北磁县考古工地,接到同事,听到张森水先生逝世的消息,心中万分悲痛! 与先生的初次相识在2005年的春夏之交。当时,我考上了吉林大学陈全家教授的研究生,跟随陈老师去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整理一批动物化石,途中在北京转车,顺道我们去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午,陈老师说很久未见张先生了,要去探望,征询我们的意见,因为素未谋面,未敢贸然前往。但张先生听说我们来了,已经从家里来到办公室了。我们心里感动的同时又感到惭愧,为了我们两个晚辈,先生这么大年纪,还放弃中午在家休息的时间,专程跑到办公室里来。接着就看见走廊里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和蔼的笑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半袖T恤,上面印着 XX考古队 的字样,边角磨得起毛边了,看得出已经洗过很多次,像是穿过很久了,下身是一条灰色的裤子,比较肥大,松松垮垮的,脚上是一双旧的黄色凉鞋。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随着张先生走进办公室,里面的布置比较简单,一张普通的办公桌,上面铺开的几张报纸上,摆着几件大型的砾石工具,旁边一枝铅笔、几张稿纸,稿纸上记录着一些数据。旁边的地上也有几张铺开的报纸,上面摆着一些小型的石制品,办公桌后面是几包未拆封的书 先生刚出版的论文集。先生一边让我们随便坐,一边拿起刚出版的论文集, 非常高兴你们选择旧石器这个专业,旧石器是很有搞头的 非常高兴跟年轻人在一起,未来还得靠你们 。几句话就把我们刚才的紧张的心情打消了。先生仔细询问我们的名字以后,又怕写成别字,让我们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稿纸上,然后在送给我的论文集上认真地写下 请王法岗同志存正! 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亲手把书递给我们: 都是过时的了,但也代表了一个历程,以后就是你们的了 。 先生又跟我们聊了很多,聊他工作的经历、工作的经验、最近的发现、一些新的想法 一谈到工作,先生就特别兴奋,很多年以前的事情如同历历在目,跟先生聊天,气氛很轻松,不知不觉中就受益匪浅,现在回忆起来,仿佛还在眼前。

第二次见张先生是在吉林大学。当时,先生来长春参加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组织的东亚旧石器国际学术论坛。会前,我随陈老师去宾馆看望先生,谈起我们最近整理的吉林华甸仙人洞的材料时,先生毫不留情地说: 这个遗址的材料很重要,早就该发表了 。面对先生的批评,我们备感惭愧。就遗址的年代征询先生的意见时,先生说: 我们要相信科技的测年手段,我们的工作首先就是要如实地报道我们拥有的材料,至于结果要交给大家来评判、来讨论 。先生实事同时可以获得一个很好的价位求是的精神又给我上了一课。在会议上,先生给我们带来了他最近在香港发掘的一个遗址的报告,让我们对香港这个繁华都市的历史又多了一层认识。会后,与会者参观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在路上,我问先生这是第几次来长白山天池了,先生的回答令我又吃了一惊, 年轻的时候傻乎乎的,只顾着工作,据卫星报道我在吉林省做工作做了好几年,没有去过长白山,我在黑龙江工作过,没有去过五大连池,在福建工作没有去过武夷山 。先生一生都在野外工作,但身边的风景区竟没有去过,先生的敬业精神令我佩服不已! 2007年夏天,我面临着毕业,面临着选择,迷茫中工作一直没有确定,在一次开会的时候,陈老师把我的情况跟先生说了,先生积极帮我分析情况,并把他掌握的相关情况转告我,帮我分析各地区的工作基础以及未来工作的前景,给我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建议,并积极帮我多方联系,虽然最终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功,但先生对年轻一代的关心之情使我永生难忘。

后来,我到了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工作,这里的旧石器遗址很多,过去的基础很好,做了很多工作。我想在这里工作了,离北京近了,离先生近了,可以有更多机会向先生请教学习,也有几次路过北京,可每次都急匆匆地,未能见到。想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亲聆先生的教诲了,不禁泪如雨下。

先生送的论文集还摆在案头,扉页上先生的照片依然清晰如旧,真不敢相信先生就这样离我们远去了,但先生的精神还在,先生对事业孜孜不倦追求的精神将永远伴随我们,我们只有沿着先生的脚步坚定地走下去,才能不辜负先生对我们的教诲与期待!

(2008年2月27日3版)



中医频道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汕头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